南苏丹独立五周年纪念 是停火还是继续内战

发表于2018-09-07 分类:bet体育备用网址 浏览次数:60次

  7月9日是南苏丹独立五周年的日子。过去5年里,这个国家一半的时间都耗费在了无休止的内战上。2015年8月,南苏丹总统萨尔瓦·基尔和时任叛军首领芮克·马沙尔签署了一份权利共享协议,芮克·马沙尔随后出任南苏丹副总统。此协议的签署被广泛认为是内战将结束的象征。

  但是,随着五周年独立日的来临,该和平协议却逐渐走向崩溃。四处蔓延的战火让两百万南苏丹人民背井离乡,而该协议的条款不是被刻意忽视,就是被肆意践踏。

  根据这项和平协议,双方都应该紧锣密鼓、按部就班地减少彼此驻扎在首都的军事力量,并且将之前的反叛军收编进国家正统军。在共享权力的基础上,双方应合力促成为期三年的过渡性政府和议会,同时进行一系列宪政改革,复苏国家经济,建立一个专门审判战争犯的特别法庭。可是自从马沙尔重回权力中心—首都朱巴后,除了在4月组建了新政府,协议里涉及的其他条款均未实现。

  于6月离职的联合国驻南苏丹专家小组的专员卢克·旺得沃特称:“协议已经签了一年了,可是唯一看得到的进步只是建立了过渡性政府。双方均未向签署的协议做出任何战略性的投入,很明显能看出双方都没有兴趣来贯彻该协议。”

中国维和部队在南苏丹护送难民前往安全区域

中国维和部队在南苏丹护送难民前往安全区域

  南苏丹内战爆发于2013年12月。效忠于总统基尔的军队—大部分是丁卡族人—针对努埃尔族平民开展了一系列屠杀运动。努埃尔族战士奋起反抗,组成力图推翻基尔统治的反叛军,被称为SPLA-IO。很快,马沙尔成为了反叛军的总领。政府军和反叛军就国内的重要城镇进行激烈的争夺,其中不乏针对平民的犯罪行为。这些骇人听闻的犯罪行为包括专门针对某一种族进行的强奸和谋杀。死亡人数预测从几万人上升到百万人。反叛军节节败退,不得已和政府军签订和平协议。人们都希望该协议的签订能平息战火,使国家发展重回正轨。但是11个月后,协议并没有带来多少改变。协议里要求的“首都去军事化”不仅没达成,双方反而加强了各自在首都的军事力量。双方各自占据一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2016年7月7日晚,基尔军和马沙尔曾领导的反叛军发生冲突,导致5人死亡,4人受伤。

  过渡性议会虽然建成,但是因双方就议长任命的问题争执不下,议会形如虚设。宪法审查委员会尚未建立,而基尔方面已经就协议中提到的建立战争特别法庭表现出敌对态度。开启南部赤道地区和平进程的天主教主教保罗·于谷苏克称:“因为双方都没有实施协议的政治诉求,我们陷入了两难的境地。”马沙尔的参谋长以西结·盖特库沃斯指责基尔方面阻碍协议的落实。他称基尔不仅推迟联合委员会的建立,导致遗留问题悬而未决,而且一再拒绝和马沙尔就发展问题进行面对面的沟通。提到在战争时期过渡性政府内部的分裂,他表示:“基本上,我们认为苏丹人民解放军在拖后腿,而总统本来应该是带领国家前进的。”

  基尔方面发言人安特尼·安特尼否认了针对基尔不愿意落实协议的指控。他认为双方语义不同才是症结所在。例如,为驻扎在首都城外的反叛军建立军事基地和选取议会议长,迟迟未被解决,无不因为“双方对问题的解释不同,而不是因为政治诉求不同”,安特尼说道。

  双方冲突不断,而基尔方面明显违背了协议中的重要条款。协议中最重要的条款之一是将10个州收归给马沙尔方面进行统治和管理。但是在去年,基尔明目张胆地下令将这10个州重新划分为28个新的行政区域,并且由他任命了新州长。虽然双方同意将通过谈判来解决这个争端,但是盖特库沃斯称基尔拒绝组建委员会来进行双边谈判。

南苏丹内部发生冲突  图来自新华社

南苏丹内部发生冲突 图来自新华社

  该和平协议也没有阻止另一个越来越严重的危机——经济大缩水。自爆发内战以来,国家经济直线下降,国家中央银行储蓄蒸发了大约十亿美元,石油价格骤降,南苏丹正经历着全世界最高的通货膨胀率,竟高达300%。同时,与战争初期相比,南苏丹货币贬值超过90%。国家公务员已经数月领不到工资了,教师、医生、法官和大学教授纷纷罢工示威,军人拿不到军饷,就直接开抢。许多人士都担心经济暴跌将引发更多的暴力冲突。


TAG标签: V6系统(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