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问题上印尼可能摆错了位置 再扣留中国渔船

发表于2018-09-07 分类:bet体育备用网址 浏览次数:194次

  [南海仲裁在即,各方的焦点都在东南亚声索国之上。而近年,素来低调行事的印尼在南海问题上多有强势发声。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副研究员曾蕙逸认为,这一改变是印尼总统佐科在改革受到传统政治精英掣肘的情况下,利用敏感话题攫取民意能量。他认为此举流于短视,印尼作为多元文化融合的国家,在南海问题上应有更多“支点式”思考。]

  印尼的南海政策:不是争端方

  南海问题的博弈中,各方焦点多集中在中国与东盟声索国(ASEAN Claimants) 台面上的较量, 例如越南、菲律宾和中国在法律与外交场合上的各种热战。东盟其他国家,迄今未能就统一立场,达成协议。然而,作为对南海问题有着重要利益的东盟成员,印尼在南海问题的考量和角色,透露南海问题在东盟视角下的另一种样貌,也隐含东盟(ASEAN)作为一个区域秩序的主体,背后所折射的话语权与体系设定的盲点。

  印尼在南海问题上的考量,与作为声索方的越南、菲律宾不同。

  雅加达最关切的,是那吐纳群岛(Natuna Islands)产生的200海里经济海域是否与中国的九段线地图重叠,因此产生冲突的经济海域主张。在1993年,雅加达因为那吐纳群岛(Natuna Islands)被划入中国九段线地图,引起担忧,因而增加巡航,甚至于1996年于该地举行大规模军演。而最近2009年中国向联合国大陆架划界委员会提交的地图,于那吐纳群岛附近的海域,并未标明断续线,印尼的忧心,来自于未来那吐纳群岛(Natuna Islands)可能亦归属于断续线涵括的范围,进而成为中国主张的水域一部分,导致双方成为正式争端方。

  印尼对南海的主要考虑有二。首先,印尼避免成为与中国在南海有领土/海域划界争端的正式声索方。其次是印尼对自身在南海局势里的角色与责任。后者,随着政权更替,也有所调整。这个调整,关系到印尼对东盟的视野,以及伴随而来的雅加达的区域责任。

  首先,印尼一直以来,避免成为与中国存在领土/海域划界争端的南海声索方,即使与多达十个区域国家存在海域划界争端[1],印尼始终维持与中国不存在海域划界争端的官方立场。不成为正式争端方,给雅加达创造更多的博弈空间,可以更弹性运用协商等外交手段。此外,雅加达也可以站在一个中立的位置,以超然的中间人姿态,在必要的时候,为争端双方提供协助。2012年在柬埔寨举行的东盟部长级会议(ASEAN Ministerial Meeting, July 2012)首次对联合声明内容无法达成协议,以致出现有史以来没有联合声明的局面,依靠的就是时任印尼外交部长Marty Natalegawa穿梭于各东盟会员国首都的努力,才化解这场“不和谐”的危机。由此,南海争端,其实是印尼在历经90年代的区域性金融和内部治理危机之后(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与1998年排华暴动),真正实现转型成为区域秩序舵手角色的契机。对印尼来说,在南海争端的场域扮演“调停者”,或可是另一个印尼有能力作为区域秩序主要角色的最佳试验。

  然而,这个“调停者”角色,不可或缺的条件就是,印尼具备坚实的国力,以承担责任与持续增加的压力。责任越重,压力自然越大,作为“调停者”,印尼具备域外国家没有的正当性与说服力,用现下流行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自家门前的事,自己管”。然而,在紧张情势升高的同时,对“调停者”的期待,也会增加。因此,南海情势越紧张,雅加达越背负所谓的“调停者的悖论”的压力。局势越紧绷,各方因此更加企盼雅加达的调停,能产生实质性影响,能加速南海行为准则 (Code of Conduct)的谈判,化解僵局。然而,这正是目前僵持的南海情势,最核心的难题,雅加达很难在一时半刻,端出令多数方满意的成果。

  这个“调停者”角色的设定与责任,牵涉到印尼对东盟在国际舞台上的认知与定位,究竟是要走“国际主义”路线,还是以国内事务与邻近区域为主的“地方霸主”思维。

  “国际主义”路线,是苏西洛政权(Susilo Bambang Yudhoyono, 2004-2014)外交政策的主轴。苏西洛政府加强与印度、澳洲、中国的关系,并在ASEAN场域积极突出印尼的领导角色。在国际层次,印尼也得以参与由联合国主导的“后2015年发展议程”(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 and post-2015 Development Agenda),大力提升印尼的国际形象及声誉。此外,苏西洛政府也在各国际场合,大力宣扬“民主”“人权”为普世价值,借此凸显印尼作为东南亚少数坚实的民主政体的形象,并强调源起西方文化土壤的“民主”,可以与伊斯兰信仰共荣。印尼因此成为在西方文明体系下,成功调和不同政治、文化价值观的最佳范例。在东盟场域,苏西洛政府也向区域成员国输出自身政治体制转型的经验,鼓励缅甸进一步开放,并自2008年起举行年度巴厘民主论坛(The Bali Democracy Forum),深耕区域内部的民主人权价值的认同与落实。苏西洛政府的努力,进一步让印尼成为更有影响力的区域领袖。


TAG标签: V6系统(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