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南海仲裁案及南海问题:日本想扮演什么角色

发表于2018-09-07 分类:bet体育备用网址 浏览次数:50次

日本同意向菲律宾以每年100万美元的价格出租5架TC-90双发涡桨海上侦察飞机

日本同意向菲律宾以每年100万美元的价格出租5架TC-90双发涡桨海上侦察飞机

  南海的平静让个别域外势力焦虑得如坐针毡,南海的些许波澜让个别域外势力激动得坐立不安。它们把阿基诺三世政府推到前台,挑衅中国,它们打着“海洋法治”之名,行搅乱地区和平之实,意图火中取栗、实现其政治和军事野心。

  日本当局在南海问题上正在扮演这么一个不光彩的角色。

  东京插手南海问题意图清晰、特征明显。

  一是蓄谋已久,有备而来。

  早在2012年6月,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举办的“南中国海海上安全”年会上,时任联邦参议员约瑟夫·利伯曼公然鼓吹,要借助多边框架甚至让包括仲裁等手段在内的外部力量介入南海问题。与会的日本外务省所辖“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小谷哲男发表“惊人之论”呼应称,他与日美军方讨论过在南海展开“联合监视行动”的可能性。

  2012年12月,安倍政府上台。翌年1月,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日本当局“见猎心喜”,不断与阿基诺三世政府眉来眼去。此后至今,日本通过外交、舆论、法律、外援、军事等多种手段从外围构建南海问题“对华包围圈”;在国际会议、双边会晤、国际论坛等各种场合见缝插针,就南海问题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今年5月,日本借主办七国集团峰会之利,夹带私货,“捆绑”与会领导人,针对南海问题鼓吹所谓“海洋法治三原则”。军事上,日本制定新安保法,强化日美军事同盟,向南海沿岸相关国家提供巡逻监视装备和能力建设培训,直至自卫队舰机频频现身南海周边区域。其所作所为正在从渲染紧张升级到制造紧张。

  二是动机不良,居心叵测。

  在南海问题上,安倍政权表面上打着维护海洋“法治”的旗号,其真实动机根本没有这么高尚。同样是那位小谷哲男,曾在2015年撰文承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些部分是相关国家妥协的结果,存在模糊不清之处,但他同时鼓吹日本应该通过外交等手段强化和主导在亚洲的“海洋法治”,显然是想按日本的角度和利益来解释和套用“法治”。《日本经济新闻》今年2月披露,在美军舰机频频以“航行自由”之名侵扰南海相关水域之际,日本政府居然还敦促美方“进一步增加派遣舰船等的频率”。

  去年9月日本新安保法通过后,日本试图将南海作为海外派兵“试验地”的居心也越发明晰。前自卫队舰队司令香田洋二声称,“从确保海上交通线安全的角度,(南海)也会直接影响到我国,日美应制定共同应对方针”。而日本当局最大的动机显然是如何利用南海这张牌遏制中国。自卫队干部出身的自民党参议员佐藤正久公然鼓吹,要利用解禁后的集体自卫权构建“南海防御同盟”对付中国。

  日本插手南海的另一动机是“围魏救赵”,企图借此减轻日本在东海和钓鱼岛海域的压力,并趁机加快在冲绳本岛及周边离岛的军事部署。

   三是双重标准,自己打脸。

  日本当局口口声声将“海洋法治”挂在嘴上。然而,最近的一些动作充分暴露了日方在这个问题上的双重标准:日本一面质疑南海岛礁属性,一面却对“冲之鸟”岩礁的属性避而不谈,且在大陆架界限委员会驳回“冲之鸟”案后无动于衷,依然自我划设“专属经济区”,并据此不当扣押他方作业渔船和船员;日本一面追随美国鼓吹在国际水域的“航行自由”,一面却对他国舰船正常通过吐噶喇海峡等国际海峡暴跳如雷;日本一面指责岛礁建设破坏南海环境,一面却罔顾福岛核电站不停地向海洋释放核污水;日本一面指责中方“单方面”改变现状,一面却对菲律宾等国很早以来就非法侵占南海岛礁的事实置若罔闻;日本一面把自己树为“国际法”标兵,一面却在伊拉克战争等严重践踏国际法的事务中追随美国。

  日本的“选择性法治”,只能说明一点,日本当局在南海问题上的根本动机无关符合大局的“法治”,而是如何联美“治华”。至于日本什么时候祭出“国际法”,怎么操弄“国际法”,明眼人一看只能“呵呵”了。

  四是罔顾前科,执意生乱。

  日本与南海颇有历史渊源,然而这更多是一种罪恶而不光彩的渊源。早在1907年,日本政府就纵容商人西泽吉次染指东沙群岛。1939年,日本侵占南海诸岛,并将南沙群岛划归已被日本殖民的台湾高雄管辖。太平洋战争期间,日军在南沙群岛建立了海军基地,并以此为跳板,对当时的印度支那、新加坡和印尼等地发起攻击。二战后,中国政府依法、公开收复南海诸岛。


TAG标签: V6系统(1)


回到顶部